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
天使街23号小说问号二:孩子手机怎在别人手

文章来源:河北会计信息网    日期:2020年11月23日   【字号:

  问号二:孩子手机怎在别人手

  小峰遗体被打捞上岸1个多小时后,西峡谷保安再次发现了河面上的异常。这时,岸边正聚集着众媒体记者。为慎重起见,一名摄影记者用长焦镜头对准河面异物拍摄,再将画面放大观察。

  “好像是个人,立即打捞。”保安发令后,先前那艘冲锋舟再次领命,全速驶向西峡谷河面中央……不多时,冲锋舟折返回岸,一具僵直的遗体被打捞上来——一名黄头发的少年,全身一丝不挂。

  “是小宇(化名)!”几名亲属当时就哭倒在地,可是,一旁的小宇妈妈却像个木头人,瞪着眼睛直直地望着河面说:“这不是我儿子,我儿子不会死……”

  96144殡葬车载着孩子的遗体驶离浑河,小峰的妈妈一直在哭……

  留在河岸上的,只剩下16岁少年小宇的妈妈和几名亲属。“我不相信儿子没了,他是多么帅气阳光啊。”她缓缓地说,儿子来沈后在一家饭店打工,事发当日一早,还给妈妈打了电话,让她放心。

  “儿子咋会下河野浴呢?”她一遍遍的自语,“我看见了,岸边放着小宇的衣裤和电动车!可是,他新买俩月的苹果4S手机哪去了?”

  小宇妈妈的亲属告诉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事发不久,警方曾通知小宇家人,有3名少年上交了小宇的耳机、香烟,后来又交出了小宇的手机。但3名少年坚称,没有在事发地点看到小峰和小宇。

  俩少年到底是因何身亡?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唐葵阳

  摄影记者 沈  生

[上一页] [1] [2] [3]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