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综合新闻
红鼻子老师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为一项诉讼相关事项

文章来源:河北会计信息网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字号:

虽然今天才披露2019年年报,但中昌数据依然没有躲过爆雷。

除了业绩巨亏、大幅减值之外,中昌数据还面临控股股东身陷危机、核心子公司失控、并购标的业绩承诺期后“精准变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并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等诸多问题。

一切的问题,最终则是战略与管理的问题。

年报爆雷

刚刚披露的年报显示,中昌数据主营业务主要为国内数字化营销及国外数字化营销。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约22.7亿元,同比减少24.7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总额-15.68亿元,同比减少1392.31%。

据披露,中昌数据于6月28日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三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议案》,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的相关规定,2019年公司应计提的各项减值准备合计为15.46亿元左右,具体如下:应收账款坏账准备1710万元、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6.4亿元、商誉减值准备8.89亿元左右。

比巨亏更严重的是,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中昌数据2019年度财务报表进行了审计,并出具了众环审字[2020]012663号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

失控孙公司成了最大的问题。

中昌数据表示,因2019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条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中昌数据股票将于6月30日停牌1天,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起始日为7月1日,实施风险警示后的股票简称为“*ST中昌”、股票代码“600242”不变、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实施风险警示后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失控的孙公司

公告显示,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为一项诉讼相关事项。

“专项说明”显示,中昌数据全资子公司上海钰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钰昌”)从2019年10月起失去对北京亿美汇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亿美汇金”)的控制。

今年1月,上海钰昌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解除上海钰昌与银码正达(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君言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亿美和信科技中心(有限合伙)等(合称“股权转让方”)签署的《关于北京亿美汇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要求判令股权转让方返还上海钰昌股权转让款及利息。

披露显示,上海钰昌已于4月收到人民法院诉讼收费专用票据,目前,该诉讼尚未开庭审理。

“专项说明”显示,上海钰昌从2019年1月1日起不再将亿美汇金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上海钰昌2019年度财务报表中将长期股权投资6.38亿元列示于其他应收款,并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将2018年亿美汇金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82.25万元转入2019年度投资损失。

公告显示,会计师无法对上海钰昌不再将亿美汇金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的时点及2019 年度财务报表中上述股权款的计量、列报,投资损益的计量是否恰当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确定上述事项对中昌数据本期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

此外,会计师事务所认为中昌数据存在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

会计师事务所意见称,中昌数据2019年度发生净亏损15.7亿元左右,部分银行债务及资金拆借出现逾期,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发生流动性困难。上述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中昌数据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转型 “一地鸡毛”

中昌数据在4年前启动转型,此后连续收购了3个核心资产——博雅立方、云克网络、亿美汇金,从航运业转型数字营销行业。

今年,是博雅立方完成业绩承诺后的第一年。

同时,根据此前约定,云克科技2017年至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200万元、9700万元和1.27亿元。

不出意料,业绩承诺期后,博雅立方、云克科技旋即成为上市公司的“失血点”。

中昌数据称,子公司博雅立方2019年度出现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博雅立方主要从事营销托管、大数据营销软件、营销服务等业务,利润主要来源于数字媒体返点和客户服务费。2019 年以来,主要的数字媒体市场的竞争加剧,对下游数字营销服务商的政策产生变化,调整了对数字营销服务商的销售返点政策,降低返点比例、减少对数字营销服务商的支持力度,从而导致博雅立方毛利率降低,整体业绩下滑。

关闭窗口